“招遠是素質教育的源頭”

——招遠中考招生制度改革32年回眸

發布日期 : 2019-10-08 點擊次數 : 來源 : 《山東教育報》(綜合版)

招遠市教育招生考試中心主任 龐爾成


  1997年4月4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視察招遠市泉山學校,與時任招遠市教育局局長的王茂太親切交談。

  招遠進行中考招生制度改革至今已經32年,可以說是創造了中國教育界的奇跡。這項改革的核心內容其實就是一句話:把高中招生指標全部分配到各個初中。
  32年來,這項改革在贏得贊譽的同時也伴隨著各種質疑的聲音,可謂舉步維艱。但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這項改革促進并實現了全市校際的全面公平、均衡發展;實現了初中學生零輟學;實現了教育教學面向全體學生、全面發展。2008年9月,全國基礎教育質量監測數據顯示,招遠考試成績名列前茅,學生負擔卻最輕,城鄉教育質量差異不明顯。原山東省教育委員會副主任王恩大說:“招遠解決了世界性輟學難題。”主管教育工作的國務院原副總理李嵐清說:“招遠是素質教育的源頭。”
  32年,彈指一揮間。如今,就連普通市民也會熟稔地向外人介紹招遠教育招生的兩大特點:
  1.不能只看學生的中考分數,關鍵要看分給初中學校多少指標,看學生在學校的名次。
  2.招遠所有學校包括高中、初中、小學,統統是劃片招生,沒有擇校一說。因為招遠的學校都一樣,沒有哪個好一點,哪個差一點。
  從1997年開始,全國各地教育界領導慕名前來。他們認真地考察分析后,總會不約而同地發出同樣的感嘆和疑問:“招遠的改革經驗確實是好!只可惜,搬到我們那里肯定行不通,首先就是老百姓不會接受、不會答應!招遠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我作為一名普普通通的參與者,從1995年加入改革洪流中,歷時24年。回首走過的路程,腦海中總會想起冰心先生的一首小詩:  
  成功的花,
  人們只驚羨她現時的明艷!
  然而當初她的芽兒,
  浸透了奮斗的淚泉,
  灑遍了犧牲的血雨。
  中國有句古語:“前人栽樹,后人乘涼。”今天,我們在享受大樹陰涼時,可曾有人還記得當年種樹人的艱辛?
  任何改革都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一定會遭遇無數的曲折和坎坷。招遠這項浩大的改革工程跨越32年時間,前后共有6位教育局局長掌舵。我印象最深的是剛剛調到教育局工作的3年:1995~1997年。當時的局長是王茂太,他是第三位接手這項改革的局長。改革正處在承前啟后的關鍵時期。為推動改革順利進行,他選拔了一批青年干部補充到教育局,我正是其中的一員。當時,改革已經進行了近10年,各種矛盾都暴露出來。改革剛開始時,為減少阻力,招生指標不是100%分下去,而是畫了最低線,大約有80%的指標被分到了各個初中。正是因為留了20%的“小尾巴”,導致改革基本流于形式,沒有從根上扭轉片面追求升學率之風。王茂太看準了問題的癥結所在,頂住內部和外部各種壓力,力排眾議,決定把招生指標100%分下去。并以中考改革為總抓手,全面推行素質教育。他率先提出音體美課程剛性化管理,堅決遏制中小學加班加點,并以文件的形式規定了各年級的課后作業量。
  一時間,各種非議撲面而來,王茂太和他領導的一班人,處在輿論的風口浪尖。過去80%的指標,校際的最小分差為30多分,已經有人不滿意了;現在100%的指標,校際的分差拉大到150分。這還了得,簡直是捅了馬蜂窩!各種批評、不滿甚至責罵聲不絕于耳。家長上訪,人大代表議案明確反對,一時間“黑云壓城”。在困難面前,王茂太沒有被嚇倒。他一面不厭其煩地向上級領導、人大代表還有上訪群眾解釋,擺事實、講道理;一面深入學校,為基層干部教師解疑釋惑,加油鼓勁兒。那段時間,大家很少在辦公室看見他,一度有謠言傳出:他被停職了,甚至被撤職了。我至今還記得他在局機關全體會議上的講話。他說:“我們這樣做,對學生有好處,對招遠教育有好處,肯定是正確的。既然是對的,就要堅持下去。現在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不怕丟‘官帽’!”
  在招遠中考改革和素質教育推進最困難的時候,作為上級業務主管部門的煙臺市教育局的領導們給予了堅定的支持。局長高遠良、基教科科長徐建敏、教研室主任沈渭明、教科所所長張振國等領導多次到招遠考察指導工作。他們深入學校、課堂,走到教師和學生中去,認真聽取意見和建議。在掌握第一手資料后,他們充分肯定了招遠的中考改革和素質教育成果,同時大力宣傳推介招遠的經驗。1996年底,教育部基礎教育司領導專程到招遠考察中考招生制度改革工作,把招遠的具體做法和取得的成績向當時主管教育的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進行了匯報。1997年4月4日,李嵐清專程到招遠視察素質教育工作。他走進了素質教育先進學校招遠市泉山學校、北關小學,深入課堂,與師生交流,并特別對王茂太這位招遠教育改革的主帥給予高度評價。同年6月,在煙臺市召開了全國素質教育經驗交流會議。
  王茂太度過了危機,還成了全國教育界的名人,被譽為“教育改革家”。在空前的成功面前,他沒有飄飄然,依然保持一顆質樸的平常心。他一再告誡我們,教育是一項最復雜的工程,改革的路還很長。他說:“沒有一項改革是完美無缺的,必須不斷發現問題、研究問題、解決問題,才能把教育改革工作不斷推向深入,推向新的高度。”他依然寵辱不驚地進行著他的研究工作。
  經過深入調查研究,他意識超前地指出,改革進入深水區,必須以科研為先導,以學生為主體,以教學為中心,讓學生“進得來、留得住、學得好”。初中輟學率居高不下,原因有很多,但主要是學生厭學問題。解決學生厭學問題的根本在于改革教學。
  在他的大力倡導和具體指導下,招遠市的差異教育改革在泉山學校、曲城初中和蠶莊初中等學校徐徐開展。差異教育研究的基本問題和主攻方向是學生個體的學習差異。差異性是教育對象區別于其他工作客體的最重要特點。任何個體都具有獨特的發展規律,任何一般規律在學生個體身上都有其獨特的表現形式。正如煙臺教科院的同志所說:“我們面臨的21世紀的差異教育和個性化學習,將是一次歷史性的教育跨越,它不同于17世紀少數教師對少數學生的區別對待和個別化教學,而是普及性教育現代化必然產生的具有新質和新特點的因材施教方式。”招遠市的教學改革,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在理想與現實、理論與實踐、傳統與現代、差異與統一之間,尋找到一個結合點,達到折中和平衡,從而解決了應該做什么、能做什么和怎么做之間的矛盾,創造了“異步教學”模式。這項研究工作在王茂太退休的近20年里,還在持續著。
  2008年,我從基礎教育科科長調任一所九年一貫制學校的校長。我提出了“德美立校”的辦學理念,建立了“德育為首,美育為輔,以美輔德,以德促智”的辦學模式。由于教師轉變觀念需要時間,再加上外部競爭環境不利,幾年下來,我校中考成績不理想,“三率”(鞏固率、合格率、優秀率)中“優秀率”不高。社會上非議不少,領導也流露出不滿。有人說我好高騖遠、不切實際,甚至有人說這是誤人子弟,我一時間“壓力山大”。學校畢業生經過了3年的高中教育后,于2017年、2018年連續兩年奪取招遠市的高考狀元。事實證明,經過科學培養的初中生基礎牢固、素質全面,在高中階段發展潛力更大,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經常有人問我,是什么讓你堅持下來?你圖什么?我從不做任何解釋。但是我心里清楚,正是王茂太老局長帶領我們一起走過的那段艱辛卻不平凡的路,以及他不計個人得失的崇高品格,成為我心中永遠的指路明燈,給我方向、給我力量、給我勇氣,讓我堅定信念。
  (本文圖片由招遠市教育招生考試中心提供)

李嵐清同志與教師親切交談。

李嵐清同志臨行前為泉山學校題寫校名。

李嵐清同志與學生一起進行課堂互動。

9月8日,在第35個教師節來臨之際,74歲高齡的王茂太(中)在招遠市教育招生考試中心主任龐爾成(左)和泉山學校校長王恒波(右)陪同下,參觀學校差異教學成果展室。
上海天天彩选四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