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文欣賞 > 正文

一生為教育奔走 心系家國天下

——讀《蔡元培教育論著選》有感

發布日期 : 2019-10-28 點擊次數 : 來源 : 《山東教育報》(綜合版)

王迎軍
  山高水長路遙遙,先生風范仰彌高。700多頁的《蔡元培教育論著選》寫不盡蔡元培先生教育大家的深邃思想。有人問:“當今這個時代,讀這樣的作品有意義嗎?”或許我們能從先生的行動中找到答案。
  一、為教育計,不畏改變革新
  “五育”并舉,首倡世界觀教育。20世紀初的中國,強鄰緊逼,國權喪失,萬業凋敝,沿襲的學堂制教育與西方現代教育之間的鴻溝難以逾越。從服務于新式學校,到游歷國外,研究教育制度、編撰教材,蔡先生積蓄了豐厚的教育內力。面對基礎、體系、制度幾乎為零的中國教育,他提出軍國民教育、實利主義教育、公民道德教育、世界觀教育、美感教育等“五育”并舉的思想。尤其是他首倡了世界觀教育,引導人們去追求真理,追求有價值的人生。雖然蔡先生的世界觀教育有其局限的一面,但100多年前即提出世界觀教育,超前的意識令人贊嘆。在這個互聯互通的5G時代,世界觀教育也要與時俱進。教師既要引導學生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也要引領學生具有國際視野,跟著 “一帶一路”的腳步,做世界級小公民。
  兼容并包,不懼舊勢力抗爭。出任北大校長,蔡先生循思想自由原則,取兼容并包主義,對教員、行政、教學、德育、社會實踐、學術研究等方面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當時的北大教員既集中了許多新文化運動的著名代表人物,也有政治上保守而學問深厚的學者。在政治傾向上,有的激進,有的保守,有的主張改良。在新派人物中,有馬克思主義、三民主義、無政府主義、國家主義的不同代表。改革遭遇了經驗匱乏、經濟困窘、社會舊勢力、國家強權的壓制,探索之路舉步維艱,但他從未止步。
  特別是新文化運動中的白話與文言之爭,面對以桐城派古文家林紓為代表的舊勢力對北大、對蔡元培的發難,他沒有逞口舌之快,在《致〈公言報〉函并附答林琴南君函》中進行了有力的回擊,并在《國文之將來》中,態度鮮明地表達了對白話文前景的樂觀,堅信“我想將來白話派一定占優勢的”。
  二、為未來計,不憚呼號奔走
  就教育發展而言。蔡先生在《一九○○年以來教育之進步》中強調:“教育者,養成人格之事業也。僅僅為灌注知識、練習技能之作用,而不貫之以理想,則是機械之教育,非所以施于人類也。”他告誡,教員不可一句一句、一字一字地都講給學生聽,最好讓學生自己去研究,等到學生實在不能靠自己的力量解決問題時,再去幫助他。看到這里,我為今天的教育而羞愧。如今,雖然在硬件設施上有了長足進步,但很多課堂仍然是教師一句一句、一字一字地講解。學生豎著耳朵,教師動著嘴巴,而唯獨不動的是腦筋。僅靠死記硬背,靠“題海戰術”,靠考試法寶,這樣的教育造就的只能是“考試機器”,注定踏不上未來的快車。
  就青年學生而言。五四運動浪潮稍平,蔡先生在《中學的科學》里強調:“學生應該盡心研究科學,從根本上做救國的準備,不要做無謂的奔走,因為五四運動是萬不得已之舉動,可一不可再的。”作為五四運動急先鋒的北大,引領著新文化運動的潮頭,但社會上難免將任何改革都望向學校這方凈土,而北大學生也或多或少存在著游行示威運動可以革除社會積弊的僥幸心理。蔡先生希望學生們潛心學業,能夠以學報國、以智報國。他敏感地意識到,知識、科技才是促使國家發展的根本。他希望大學為純粹研究學問之機關,希望青年學生“力學報國”,為國家未來之發展蓄力。
  就平民教育而言。“一個人不但愁肚子餓,而且怕腦子餓。”蔡先生創設社會教育司,通令全國推行成人教育與補習教育。在北大,他也身體力行,和學生一起開辦校役夜校,即工人夜校等,希望通過改造教育生態來改造將來之社會。新中國大力開展的掃盲教育、如今在九年義務教育基礎上國家緊鑼密鼓推進的12年義務教育,其實就是蔡先生平民教育在新時代的續約。
  對學校管理而言。為保證學校正常運行,蔡先生在北大推行行政改革。組織評議會,讓多數教授代表議決立法方面的事;恢復學長權限,給他們分任行政方面的事;組織各門教授會,由各位教授與所公舉的教授會主任,分任教務……這些改革措施,保證了學校內部組織完備,無論何人來任校長,都不能任意辦事,保證學校成為學問機構,而非官僚衙門。
  三、為家國計,無謂個人得失
  蔡先生有言:“蓋嘗思人類事業,最普遍、最悠久者,莫過于教育。”為了教育事業,蔡先生奔走隳突,殫精竭慮,從不計較個人得失。五四運動時,學生被捕,他心急如焚,四處營救;形勢逼迫,無奈辭職,只為保全學生,不令政府為難;堅辭而去卻心系學生,多次致電全國學生聯合會和北大學生,希望學生一律上課,以研究學問為第一責任,以慰國民之望;對突然中斷的工作,通過回信回電妥善安置;為教育前途再次出任,“雖力疾從公,亦義不容辭”;他主張學生出國學習,下南洋到海外,籌措經費,不遺余力;他邀請名家大師來華講課交流,只為將更好的教育帶給祖國;他受邀演講,言辭懇切,滿含對國家教育和莘莘學子的殷殷期待;他寫下大量教育文字,留下了不朽的思想篇章,彌留之際還寫下了《〈世界教聯半月刊〉發刊詞》和《華盛頓與中國教育界之關系》等文。
   牛頓說:“我之所以比別人看得遠一些,是因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當今的教育、社會、國家發展,是因為前人用汗水、淚水、血水為我們鋪就了一條閃光的路。現在的每一點進步,都因為我們站在了像蔡先生一樣巨人的肩膀上。知道了我們從哪里來,明確我們要到哪里去,我們的教育才能永葆初心、充滿活力。一生奔走,不辭辛勞,一個人就是一部歷史。毛主席盛贊他是“學界泰斗、人世楷模”。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時光遙遙,思想熠熠。仰頭問詢,路在何方。腳下,前人的足跡正在延伸,教育我輩也要踩下新的足痕,教育的路才能越來越寬廣。
上海天天彩选四回顾